三个月培训一结束,韩一亮等几名学员被面包车运到另一个地方,他与李阳自此分散。

韩福叹了口气,说儿子回家,他又高兴又烦恼,“烦恼的是孩子这么大了,需要我操持”。